博彩吧



曾经看过一则报导,是利用竿尖的弹力,

js喇叭-P 雾濛濛
上下天光一碧万顷
伸手不现五指
冷意袭人
吐一气

山光水色成了

<领,>说:

有一次佛在舍卫国讲经,在他周围听法的人都是社会上的高阶层人物,有国王、大
臣,也有长者,他们都很尊重佛陀。 中国时报【林轩如╱博彩吧报导】

高凌风对宝弟上夜店,读者已经不多了,不好好巴著你们几个那我就没戏唱了,
所以,将军用最快速的方式来简述当时状况给各位了解一下…

曾经,有一家叫”北宋实业股份有限公司”的企业,
被竞争对手”大金集团”给强行给併购了,
这裡的大金集团不是卖冷气的那个,请别误会,
大金集团恶意併购北宋公司不说,
还强行把北宋公司的前任与现任董事长都给软禁在大金集团内扫厕所,
还好北宋公司还有一个在南方的独立部门没一起被併购掉,
所以这个独立部门的经理赵构便自行将部门改名为”南宋实业股份有限公司”,
接收还未遭到大金集团吸收的残兵部将,自己当起代理董事长,
也顺便接手经营北宋公司的客户与市场苟延残喘下去,
但强大的大金集团一直紧逼著小小的南宋公司,
尤其是佔市场率上,南宋公司一直窝在南方的小角落裡头出不来,
代理董事长赵构本人则有好一段日子都笑不出来,
连睡觉都梦到被大金给端了,吓了一身冷汗还尿了裤子床单…

直到某天,业务部蹦出了个叫岳飞的经理,
这经理是从小小跑腿业务员干起的,
但其跑业务抢单打市佔的功夫可是一等一,
尤其是跟北边那不可一世的大金集团业务员相遇时,
平时嚣张跋扈的北方汉子,顿时变成柔顺的小花猫一样,
岳经理带著自己一手训练拉拔的子弟兵们一路穷追猛打,
把业务从没跨过长江的南宋市佔版图硬是拓展到了黄河边,
尤其是跟他的好兄弟韩世忠韩经理一东一西,
两人同时往北推进,那澎湃的战斗力,
让大金集团犹如哑巴吃黄连,有苦只能往肚裡吞…

但岳经理越是往北,他头顶的老闆越是心裡头不安,
因为赵老闆只是个”代理”的,
要是岳经理真的把大金集团给打翻了,
那还在那边扫厕所的”尚未卸任的董事长”该怎麽办?
是要自己让位?
那当然不可能,因为这位子老子坐的很舒服,怎还能让别人坐?
但赵老闆也暗示明示岳经理好几次,
要他打慢点,或是打到黄河就好,别贪心,
但岳经理就是不理他的老闆,他那二楞子的脑袋加上勇往直前的牛脾气,
岳老子我就是要往北打,没有的商量,
当初大金打我们都不商量了,我们打他们还需要不好意思吗?
于是,一天一天,
君臣两人的心结与矛盾越演越烈,
赵老闆几次想炒了岳经理,
但人家手上有团队又有客户,
炒了他对公司没好处,更怕他直接投敌,
那就真的让南宋公司万劫不复了,
可这傢伙又很猖狂,连老子的话都不听,
老子不是不让他打,是要他别打太凶,
这傢伙长这岁数了,居然连体恤上级心思的政治意识都没有吗?
有天,有个叫秦桧的财务部经理看出了这层矛盾,
愿意帮老闆”调解”两人的纠结,
当然,用的是一些檯面下的手段,
所以,12封限时双挂号的电报把正往北前进的岳经理抓了回来,
砍了头,没了…
所以,杀了岳飞的凶手是赵构,
但过去的历史教科书说是秦桧,
为何?
因为老闆不会错,老闆也不能错,
不过下属可以错,错事让下属承担就好,
于是秦桧成了檯面上的凶手,受尽唾骂,
而赵构,还是坐在他的位子上,享受他的权力,
这是历史的真相,你可以不相信,
不过,如果你真不相信,那就别往下看了,
所以,给我个面子,假装相信一下也没关係的…(抱大腿)

到此,用过去的题材也骗了大半的版面了,
终于,我们要进入正题了,
有许多人笑岳飞傻、牛脾气,
揣上意是职场上最重要的一件事,
所以岳飞死的不冤枉,根本就是死有馀辜,
也有一些人认为,岳飞真的死有馀辜,
因为他跟到一个笨老闆,这笨老闆也不是真的笨,
就跟许多老闆一样,他们在意的是权力与利益,
至于自己公司营运,那不知道摆在哪,
但我确定公司营运绝对摆在员工死活的前面,
所以根到笨老闆的岳飞,死吧,谁叫你这麽愚忠!!!
还有人说,面对面的厮杀不是凶险,
真正的凶险是背后那把看不见的刀子,
自己人捅你,防不胜防阿…
而岳飞你居然不知道秦桧拿著刀子在你背后晃吗?
被捅是应该,哈哈,谁叫你这麽笨!!!
要是换成我,一定先干掉秦桧再上场作战,
只有傻子才会把背后交给敌人,岳飞你傻,不意外。

1. 时代变了,尾牙变成员工感谢老闆过去一年发工资恩情最好的时刻
时机麦麦,外面工作很难找,待业、啃老族多的是,而且在台湾联考得7分就能当大学生,那自然出15K,22K也请的到工,甚至有企业开无薪上班的职缺,还能够要求应徵者得拥有一堆高超技能呢!似乎这年头当老闆的,只要敢开口,什麽都做得到!所以,目前工作有领工资的人,自己要有自知之明,台湾现在是资方的市场,你不做这份工作,我们随时能找到人取代你;在这种氛围下,员工其实都带著感恩的心,很珍惜自己的工作,瞭解老闆在过去一年把屎把尿地付大家的工资,因此岁末年初员工自动自发在尾牙中表演,酬谢老闆过去一年经营管理的辛劳,是合情合理的现象,不用过度反感。2点睡觉很平常,休假时更晚睡,「他们都没有地方去,很可怜。。纪的孩子都在家,半夜应该去哪裡?他真是什麽事情都能硬拗。 不知道大大门有没有去过福山的山溪钓

前几个礼拜有人带我去山溪钓

要进去福山的产业道路喔

然后从路旁边一个很不起眼的入口

走下山谷

非常的陡峭
我把现在身边自认为的好朋友的名字挑了出来,这些人都在本地,外地的暂不列入,他们和我从来没有金钱上的借贷关係,也和我的工作没有任何牵连,我们经常在一起,要不吃饭,要不喝茶,要不泡吧,相互之间我帮他们的一点小忙的时候居多,属于纯粹意义上的朋友,有9个人,而且他们的经济实力借个几千几万块肯定是没很大的问题的。要打第11通电话了。

上个月,我的一个朋友陈某某因为生意上出了点意外,急需要一笔钱,当他打电话给我时,我感觉有一点奇怪,因为我们的关係仅仅只限于一般朋友,故此,就有了一点点犹豫。

Comments are closed.